线下生根线上开花,“我赢职场”的O2O之路

2019-08-27 09:52

如果说2014年的在线教育是百花齐放,那么2015年的胜负手则落在模式和现金流上,我赢职场创始人郄晓烨对亿欧表示。IT桔子7月份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4年至2015年3月底,职业培训类投融资事件占到整个教育领域投融资事件的15%,仅次于K12和语言学习。

我赢职场:壮士十年归

我赢职场是家在线IT职业教育平台,前身是有着十年线下IT职业教学经验的北京尚观科技有限公司。郄晓烨谈到我赢职场的创办经历时表示,五年前,尚观开始尝试互联网动作。起初,他们做了一些SNSWebApp插件、职场类的网页版游戏,目的是将用户聚拢。后来郄晓烨发现虽然尚观所做的事带来了用户,但却没有真正顾及到职业教育的刚需——解决用户的工作问题。跌跌撞撞三年之后,公司开始寻求下一步动作。

随后的2013年6月,北京沃赢科技有限公司成立,旗下教学平台我赢职场也展开运作。彼时,其获得真格基金数百万元的投资;2014年12月,公司再次获得中科院VC——国科嘉和3500万元的A轮投资。

用户通过注册并付费购买课程成为我赢职场的VIP,可以选择国际认证课程和保就业课程两种类别。从实体到网络,郄晓烨说,线上线下两端的成功经验,让他更加理解双方优劣。

传统机构:精耕本地

作为一家依托于十年线下经验的在线教育平台,我赢职场有什么优势?长期积累的教学资源是毋庸置疑的,如UI一类涉及实操的课程因为有了实体的支撑也得以回归线下。在线的模式不能完全满足学生需求时,能够落地的课程优势便凸显出来。

传统IT职业教育有着很高的获客成本,对门店的管理会导致其成本加剧。这些教育机构将老师和学生对接,中间存在资源不对称的情况,模式整体还是偏向中介。另一方面,线下机构的人员不易管控,人员一旦增多,成本便会将利润稀释。

当下不少以实体为主的职业培训机构有着各自的焦虑,对此郄晓烨给出了自己的看法:刨去必做的市场和新媒体外,线下机构可以抓住学生由高中升入大学间的空档,推广自己品牌;利用本地化的优势,触碰在线教育无法深入的用户。虽然IT职业教育正在被互联网化,但整体还很缓慢,精耕本地用户依然能为传统机构带来利好。

线上教育:服务至上

其实对于IT职业教育的管控,不单是传统机构,在线课程的的实施过程也并不轻松。在一系列流程中既需要老师的协调、师生间的交流反馈,又要避免完全依赖人。线上教学本身非常复杂,“视频+服务”的模式才能够辅助用户完成学习,学习的本体是人,只有将人转化才能获得营收,纯在线的模式难以收费。这也是为什么郄晓烨一直坚持“在线教育不等于在线视频”理念的原因。

在我赢职场的PC端,课程界面中包含了讲义、笔记、提问等功能。亿欧通过注册我赢职场的账号,体验了iOS-Swift和UI/UE中的PS课程。在未设置金币悬赏的情况下亿欧测试提问功能,发现Swift的问题在17:33发出,17:35得到老师解答,用时2分钟;PS问题在11:20发出,11:54收到由其他用户做出的第一个反馈,用时34分钟,然而截至当天共获得4个回答均没有得到专业解答。

对于问题无人解答的情况,郄晓烨非常坦率:一方面因为某些课程的人员配置和服务还不够完善,另一方面因问题不由付费学员发出,回答与奖励机制不挂钩,老师得不到激励自然也就疏于回答。

教育和医疗异曲同工,前者看的则是付费人数,后者关注的是治愈人数。很多平台宣称的用户人数实际上是注册用户数,并不代表教学效果和服务,在对自家平台问题的坦诚之外,郄晓烨也难掩对行业的担忧,一些企业过度营销反而分散了教育者落在内容和服务上的精力。

回到现金流的问题,有着线下实力的郄晓烨并没有过多的焦虑。截至目前,我赢职场的客单价在8-9千,活跃用户人数超过10万,付费用户人数超过3万,移动端活跃度超57%。同时亿欧了解到,未来我赢职场还会进行更多O2O方面的尝试,而将“面授完全在线化”便是其中一步。

本文作者刘艳玲,亿欧专栏作者,微博@刘艳玲-亿欧,微信号:395023223;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“来源:亿欧”;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